<strike id="l33jn"><track id="l33jn"><th id="l33jn"></th></track></strike>

    <sub id="l33jn"></sub>

          <rp id="l33jn"><dl id="l33jn"></dl></rp> <font id="l33jn"><dfn id="l33jn"><dfn id="l33jn"></dfn></dfn></font>

            <del id="l33jn"></del>
            <ruby id="l33jn"></ruby>

                    很高興您進入本站了解股票配資,股票配資網,股票配資平臺,股票配資開戶,股票配資新聞!

                    微信
                    手機版
                    股票配資

                    9億“洗衣粉”失蹤迷底將揭開?廣州浪奇2名原高管被立案調查!4個月來屢屢爆雷,股價已腰斬

                    2021-01-28 10:04:50 圍觀 :

                      廣州浪奇(000523,股吧)近9億存貨失蹤之謎,或許即將水落石出。

                      廣州浪奇前任副董事長、前董秘被監察機關立案調查

                      1月27日,廣州浪奇公告,公司于近日獲悉,公司前任副董事長兼總經理陳建斌、前董事會秘書王志剛因涉嫌職務違法,目前已被監察機關立案調查。針對貿易業務涉及的存貨風險、應收預付等債權債務、公司相關人員涉嫌刑事犯罪及違法違紀的有關事項,監察機關、公安機關等有關部門的調查和偵查工作仍在進行中。

                      存貨“黑洞”不斷擴大,累計達8.98億

                      此事最早可追溯到去年9月27日晚,廣州浪奇當日發布公告稱,公司存儲在瑞麗倉和輝豐倉兩個倉庫合計賬面價值為5.72億元的存貨,被倉儲方否認簽署相關倉儲合同,也否認保管有公司存儲的貨物,同時不配合公司進行貨物盤點和抽樣檢測工作,該存貨涉及風險。

                      近6億元的存貨不翼而飛,這讓不少網友調侃道,它們可能和獐子島(002069,股吧)的扇貝約會去了。

                      9月30日,廣州浪奇發布補充公告表示,公司因貿易業務需要而存放于輝豐倉和瑞麗倉的貨物主要為對氯甲苯、鄰氯甲苯、三氯吡啶醇鈉和三氯乙酰氯等農藥、化工原料。關于部分庫存貨物可能涉及風險的事項,公司已將一名涉案人員移送公安機關,公安機關已立案偵查。公司還將通過訴訟等方式依法維護公司權益。

                      而面對深交所關于此事下發的《關注函》,公司三度申請延期回復,終于在10月30日晚表示,存貨損失不止5.72億元,而是8.66億元。有問題的倉庫除瑞麗倉、輝豐倉外,還涉及四川倉庫2、廣東倉庫2、四川倉庫1、廣東倉庫3。

                      同時公司存在26.35億元的壞賬風險。

                      12月25日,廣州浪奇又新增3154萬元賬實不符金額,存貨“黑洞”擴大至8.98億元,相較于最初披露的5.72億元,已增長超50%。此外,因受現場條件限制,四川庫區貨值3.43億元的存貨數量及貨物權屬仍在核查確定中。公司稱已在2020年第三季度計提減值準備8.67億元,剩余數千萬問題存貨擬在四季度全額計提減值準備。

                      存貨真的“消失”了?

                      之前,公眾印象中的廣州浪奇還是一家日化企業。事實上,“消失”的存貨并非洗衣粉,而是化工原料。

                      2011年,廣州浪奇就開始布局化工貿易業務。2013年,廣州浪奇投資成立了廣東奇化化工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意圖打造“全國最大的網上化工原料現貨交易平臺”。根據2020年半年報,化工品貿易業務是廣州浪奇現代服務業務的主要組成部分,工業品營收占總營收近八成,公司旗下奇化網是“化工產業鏈深度垂直資源整合平臺”,已推出原料交易、成品交易兩大交易板塊和五項服務。

                      公司在回答深交所《關注函》時曾表示,公司貿易業務主要圍繞日用化工原料、中間體原料,逐步向日用化工的上游產品業務的拓展,業務開展過程中亦通過共通的化工原料延伸至其它行業?;ぴ蠘I務開展模式主要是根據掌握的上游原料資源,尋找下游有需求的客戶;或根據下游客戶的原料需求,尋找上游可以匹配的供應商。業務開展的過程中逐步向上游的上游、下游的下游延伸,力求開發出產業鏈式的原料貿易業務模式。在結算方式上,對下游客戶的信用結算周期因產品特性而異,對供應商部分貨源緊缺且價格波動較大的原料,會采用預付的方式鎖定貨權。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曾表示,浪奇的貿易業務大部分本質上是融資性貿易,就是沒有實際貨物交割,浪奇把錢借出去,放利息,或者變相提供貸款擔保的方式,于是應收賬款、預付賬款和存貨都大幅上升。

                      關于存貨“消失”一案,有大宗貿易、倉儲業務資深從業人士指出,從廣州浪奇公告和兩家涉事公司回復來看,此次存貨門事件中心爆點“幾乎可以認定”是“虛假倉單”,而通過貨物流、單據流兩種方式的查核認定,事實不難水落石出。鑒于當事三方均已報警且鎖定重大嫌疑人,還原事件真相、厘清各方責任相信已為期不遠。

                      至于為何會出現虛假貿易和賬實不符的存貨情況,此前有媒體報道中表示,分析人士稱行業內出現這種情況有幾種可能性:

                      首先,大概率與“賭行情”有關。通過加杠桿與人就大宗商品走勢對賭,容易出現巨大虧損。一旦虧損形成,就會出現以新合同取代舊合同等虛假倉單的方式,在賬面上把窟窿補上。就可能出現貨物空轉。

                      “比如說賭行情失敗虧了1億元,企業做成另一個企業的虛假倉單,這1億的資產的賬面體現。鏈條太長,涉及金額過大,貿易空轉已經轉不起來了。之后這筆錢就成了逾期款,再以壞賬的方式計提掉?!?

                      其次,貿易前期有通過刷單的方式擴大企業貿易規模,也有可能是為背后配套的供應鏈金融服務。

                      身陷7億元逾期債務,“懸疑”劇情屢屢爆發

                      存貨問題揭露了廣州浪奇經營問題中的冰山一角。

                      廣州浪奇的三季報顯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公司實現營收53.42億元,同比下滑47.81%;凈利潤虧損11.70億元,同比由盈轉虧。其中,第三季度虧損10.55億元。

                      此外,廣州浪奇一些主要的貿易業務客戶也陸續出現未按合同約定支付貨款的現象:截至2020年9月30日,公司貿易業務應收賬款賬面余額為30.66億元,逾期金額為26.35億元,在當期營收和總資產中占比均不低。同時,公司在貿易業務的預付賬款賬面余額為16.42億元,其中賬齡超過90天的金額為9.61億元。這意味著,公司存在大額壞賬的風險。

                      然后,11月13日,廣州浪奇發布公告“天降巨款”,再次上演“懸疑劇情”。公司稱,2019年12月,公司與廣州市土地開發中心簽署了《國有土地使用權收儲補償協議》,約定的近12萬平方米土地達到移交條件,將為公司2020年度增加約22.47億元稅前利潤。

                      這引發了深交所關注,廣州浪奇回復稱,2019年12月,公司根據查詢市場案例和相關情況,公司當時認為土地收儲事項符合《企業會計準則解釋第3號》中所指“搬遷補償款”的會計處理條件,近日,公司經過再次深入研究相關文件對政府補助和政府按照相應資產的公允價格向企業購買資產兩種行為的區分與界定,同時參考更多的市場案例后,認為公司按照前述規定對搬遷補償事項按照資產處置的一般原則進行會計處理更恰當。

                      12月,深交所在《監管函》中表示,公司對土地收儲事項會計處理前后信息披露不一致,且對公司利潤影響重大,對投資者決策產生一定誤導。

                      今年1月以來,廣州浪奇發布系列公告,連爆多雷,具體來看:

                      公司涉嫌信披違法違規,收到證監會《調查通知書》被立案調查。

                      公司董秘譚曉鵬因個人原因于近日辭職,職位空缺期間由公司董事長趙璧秋代行董秘職。

                      截至2020年12月30日,廣州浪奇及子公司逾期債務合計已達7.1億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37.20%。

                      截至2021年1月7日,公司27個銀行賬戶累計2.85億元資金被凍結,總凍結余額占公司2020年9月末未經審計凈資產的39.27%、未經審計貨幣資金余額的38.25%。

                      截至2021年1月9日,廣州浪奇名下4家子公司及孫公司受到股權凍結,凍結原因包括借貸糾紛、票據糾紛與買賣合同糾紛,累計凍結金額5.99億元。

                      而令人意外的還包括,身陷債務危機的廣州浪奇公告稱將以自有資金2億元為旗下子公司南沙浪奇進行增資。南沙浪奇2019年全年實現營業收入1.36億元,凈利潤248.65萬元;2020年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1.24億元,凈利潤卻僅為3.2萬元,公司對此并無解釋。

                      2020年9月28日,存貨“黑洞”事件爆發后的首個交易日,廣州浪奇開盤即跌停,此后股價一路下跌,截至2021年1月27日,報收2.83元/股,較公告發布前已腰斬,當前總市值僅18億元。

                      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公司有股東36720戶。

                    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證券時報網。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推薦文章
                    禁止18点击进入在线看片尤物_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10页_无码国产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_少妇裸体多毛推油按摩